分析完10位95后头部音乐人,我们发现了音乐市场的一些新趋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2

  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  钛媒体注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音乐先声(ID: nakedmusic),作者 | 周末,编辑 | 范志辉,钛媒体经授权发布。

  国内音乐市场正在被95后统治。

  如果你是音乐从业者,你应该已经发现,95后音乐人正成为音乐市场的中流砥柱。甚至最早的一批00后,都已经是成名数年的当红音乐人。在音乐平台和短视频平台,隔壁老樊、解忧邵帅、谢春花、陈雪凝等都已经是长居排行榜前列的音乐人。这群年轻人快速成长的背后无疑也折射出音乐市场发展的最新趋势。

  不过,目前业内对这一群体的研究还较为缺乏。因此,我们选取了10位最为头部的95后、00后音乐人进行分析,希望从中挖掘出有价值的信息。以出身年份为序,他们分别是沈以诚、谢春花、王以太、焦迈奇、隔壁老樊、解忧邵帅、尚士达、徐秉龙、双笙以及陈雪凝。下图是这10位代表性音乐人的一些基本信息。

  通过梳理,我们确实发现了当今音乐市场中不少值得留意的变化。其中有三组代表性的趋势最值得关注。

  作者:原创正崛起,女性渐可期

  第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,是这些原创音乐人崛起这件事情本身。

  20多年前,最受追捧的年轻歌手是“小虎队”这样的偶像艺人。10多年前,最受追捧的年轻歌手中出现了李宇春这样的选秀明星。而今天,虽然综艺节目仍然在不断捧红新的流量偶像,但在音乐市场上,最受追捧的却是原创音乐人的作品。

  前不久,吴亦凡新歌《大碗宽面》成为一次十分成功的口碑策划。但同样值得关注的是,不管是网易云音乐还是QQ音乐上,这首歌曲都超越他其它所有作品,成为吴亦凡热度第一的歌曲。这反而从侧面反映出,头部偶像艺人的作品在音乐市场上的影响力正在减小。与此形成对比的是,没有精心打造人设、甚至异常低调的年轻音乐人却塑造了越来越多的全民爆款。

  音乐人隔壁老樊

  98年出生的隔壁老樊曾是一名散打教练,2018年以前默默无闻。2018年11月,他在网易云音乐发布自己的首支单曲《姬和不如》,歌曲迅速成为爆款并攻占抖音,老樊也在短时间内迅速成为一线音乐人。

  95年出生的沈以诚,则更几乎是一个“音乐隐士”。他甚至没有自己的百度百科,你也很少能看到关于他的文章报道。业内人士表示,他确实就是全身心埋头创作的这样一个人,除了会在云村不时分享自己的动态,在互联网上基本不发声。但实际上,他在网易云音乐已经拥有了125万粉丝,代表作《白羊》《椿》的评论量都达到了10万+,是个地地道道的头部音乐人。

  低调的沈以诚在网易云音乐已拥有100多万粉丝

  而还是学生身份的解忧邵帅、双笙,还刚刚成年的陈雪凝……这些2000年前后出生的音乐人,同样都因为自己的作品而迅速走红。人红带动歌红的路径,在每个时代自然都更加容易。但歌红带动人红,在这个时代却越来越常见。靠作品说话这件事变得靠谱,对原创音乐人无疑是不小的利好。

 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,女性音乐人的比例正在上升。

  2016年,国内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网易云音乐发布了一份《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》。报告数据显示,当时的独立音乐人以男性为主,女性的比例只有不到15%。而在我们分析的这10位95后音乐人中,就有3位是女性(谢春花、双笙、陈雪凝),比例为30%。

  网易云音乐《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》截图

  这个样本当然很小,反映的也只是头部音乐人的情况。不过再想想90后的音乐人群体就会发现,女性音乐人确实是越来越多了。花粥、陈粒、房东的猫……这些在今天最为火爆的原创音乐人的迅速崛起,正是在这两三年之间。

  女性音乐人崛起这个现象,背后反映出怎样的趋势?在我们看来,最关键的同样还是体现原创音乐的迅速发展。只有原创音乐整体发展到了一定阶段,不管是音乐人还是作品的类型,才会更加丰富多彩。一般而言,女性更倾向选择于能给自己提供稳定收入与平台的工作。此前原创音乐生态还不够完善,音乐人作为一份职业往往被认为“不靠谱”,有勇气选择它的女性自然也会相对较少。

  作品:音乐分众化,民谣流行化

  互联网的发展和原创音乐的崛起,也进一步推动了音乐作品类型的丰富,加速了音乐分众化的趋势。

  “音乐分众化”这两年被频繁地提及。一方面是“天皇巨星”被“百花齐放”所替代,另一方面则是不同音乐类型都开始放出异彩。民谣、说唱、电音、国风、摇滚……音乐平台上涌现出不少细分领域的头部音乐人。95后谢春花、00后双笙,都已经分别是民谣、国风领域的佼佼者。而从《这!就是原创》到《国风美少年》,从《即刻电音》到今年最新的《乐队的夏天》……综艺节目也成了不同类型音乐轮番登台的平台。

  从95后音乐人身上同样可以看到这一趋势的凸显。在10位音乐人中,除了焦迈奇、尚士达、徐秉龙的创作偏向流行风,其余7位音乐人的作品都有较为明显的分众音乐特色。

  但也必须指出,各种音乐类型在国内的发展远远不是同步的。值得关注的是,沈以诚、谢春花、隔壁老樊、解忧邵帅、陈雪凝这5位音乐人,都属于偏民谣风格。民谣流行化,或者说流行民谣化,或许还是今天音乐市场最突出的一个现象。其他音乐类型的更大突破,还需要持续酝酿,等待契机。

  95后民谣音乐人谢春花

  究其原因,可能有两点最为重要:第一,民谣的内容形式本身最符合大众审美。2019年最火的黑马隔壁老樊,其最热门的4首作品《我曾》《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》《你的姑娘》《关于孤独我想说的话》,无一不是在用朗朗上口的旋律,讲述成长、爱情、孤独这些每个普通人心中都有的故事与情感。

  相比之下,对普通大众而言,要很好地理解国风、电音、说唱等音乐形式,势必还是需要一定的基础积累,或者说你需要“入圈”才行。而民谣大概是唯一一个“出圈”最没有障碍的音乐形式。今天大众的音乐审美水平虽然有所提升,但整体水平仍然还有不少上升的空间。分众音乐的真正爆发,还有待于时间。

  而民谣火爆的第二个原因,则可能和传播渠道本身的特点有关系。目前对原创音乐传播最有价值的两个平台抖音和网易云音乐中(下文会展开谈),抖音的15秒“洗脑”形式,很适合发挥民谣作品朗朗上口的优势;而网易云音乐同样拥有浓厚的民谣氛围,被称为“民谣聚集地”。这对于民谣音乐人的成长无疑是不小的加成。

  传播:爆款何处寻,抖音网易云

  头部音乐人、爆款音乐作品所发生的变化,背后映射出的其实也是音乐宣发传播渠道的重构。从这些95后音乐人所活跃的平台中,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明确的信号:抖音和网易云音乐已经成为爆款音乐作品的孕育地。当然,它们有着各自不同的定位。

  具体来说,在这10位音乐人中,王以太和焦迈奇属于通过综艺节目收获不少关注的音乐人。前者因《中国新说唱》成名,后者同样参加了《快乐男声》等不少节目。

  而代表作在抖音获得较为广泛使用则有5位,分别是沈以诚、王以太、隔壁老樊、徐秉龙、陈雪凝。他们的原创作品在抖音上被使用的人次超过或接近百万。

  王以太《目不转睛》在抖音获得近300万次使用

  在数字音乐平台中,网易云音乐则体现出其在塑造爆款歌曲方面的优势。无论是成名较早的谢春花、徐秉龙,还是去年来异军突起的隔壁老樊、解忧邵帅……这10位音乐人的走红,也几乎都打上了云村的烙印。

  从这一代音乐人的数据来看,我们可以明确地宣布:传统电视广播为主导的宣发传播渠道瓦解后,全新的互联网音乐宣发体系已经有了雏形。其中综艺节目对推人推歌依然很有价值,但抖音和网易云音乐则成为音乐宣发最关键的两个阵地。

  当然,如果只是这样说,未免有些笼统。仔细分析的话,我们可以对这些平台的定位有个更清晰的把握。

  头部综艺节目的优势,体现在短时间内让音乐人和作品都获得“一夜成名”的可能性。王以太和焦迈奇就是这一模式的典型受益者。借助电视+网络的立体化渠道传播,少数优秀的原创音乐人有可能快速获得全民性的关注。综艺节目也越来越关注到原创音乐人的价值,今年的《这!就是原创》《我是唱作人》就是代表。

  抖音的优势,则在于中短时期内,让“洗脑”旋律的神曲较快地获得普及。15秒短视频形式有两个特点:第一,音频作为BGM与视频配合,音视频结合能让人留下更深的印象。第二,用户能通过使用片段,与作品有更强的互动。当然,这些歌曲在抖音上也有自己的“半衰期”,一般在一个月到几个月不等。

  网易云音乐的优势,则体现在中长时期,其能够较为持续地助推歌红人红;对于分众音乐、长尾音乐也有更重要的价值。一方面,音乐平台是音乐作品的发布地,是宣发第一平台;也是音乐人和粉丝交流互动的第一阵地;云村的社区氛围为音乐人持续培育粉丝、建立长久黏性提供了基础。毕竟这世界上不存在完全的“一夜成名”。赵雷《成都》在《我是歌手》爆火之前,在网易云音乐已经收获了大量的粉丝。

  另一方面,综艺节目的时长和资源毕竟有限,能冒头的音乐人永远是少数。但理论上来说,互联网平台拥有无限的资源位。网易云音乐一直较受瞩目的个性化推荐系统和歌单乐评这样的UGC功能,为用户发现个性化音乐提供了舞台。平台一直以来推出的“石头计划”“云梯计划”等扶持计划,也给了独立音乐人群体更好的成长机会。

  网易云音乐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“石头计划”进入第三季

  目前来看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音乐传播渠道已经有了轮廓。当然,这些传播渠道本身必将继续嬗变;渠道之间也会互通融合。如王以太在《中国新说唱》演绎《目不转睛》后,这首作品便继续在抖音和网易云音乐持续引发更大的关注。而徐秉龙、沈以诚的《白羊》在网易云音乐持续走热之后,也攻占了抖音,通过多平台的同时推动,成为全民性的爆款。

  结语

  2019年,94年出生的吴佩岭和王心怡所组成的“房东的猫”,已是“国内第一民谣女组合”。同在94年出生的颜人中和木小雅,则成为音乐人中最耀眼的两匹黑马。95年出生的沈以诚、谢春花、王以太,刚刚迎来第二个本命年。而00后的徐秉龙、双笙、陈雪凝,才刚刚赶上自己的成年礼。

  对于这一代音乐人来说,这5-10年或许将是他们音乐生涯的黄金期。而对于五年一大变的互联网来说,音乐市场也已经在今天埋下了很多有待揭开的伏笔。

  目前来看,中国原创音乐市场趋势向好,未来可期。而接下来的市场将会呈现怎样的格局,还要交给95后的年轻人们来书写。

  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猜你喜欢